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寻找自己的精神家园--画工笔的谷传军

认识谷传军很偶然,虽然不怎么经常相聚,却很有缘分。

千禧之年,县文联在博物馆举办了一次全县青年画家的联展,在清一色的写意山水风景画中,有几幅工笔画鸟让我耳目一新,朋友告诉我,作者叫谷传军,宋楼初级中学的教师。虽没谋面,却记住了他的名字。

四年之后,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让我们相识了。记得那次我随村里几位长辈去河南灵宝祭祖省亲,血浓于水,灵宝族人向近千里之遥的我们展示了一幅平时秘不示人的明代工笔画像。画像中人物是我们两地族人的共同先祖。家谱记载,原画像有两幅,一幅在丰县,一幅在灵宝,在丰县的已经毁于黄患。重新见到这幅祖先的画像,着实让我们几个来自丰县的后裔们惊喜而激动。为了复制或者摹画,我拍了画像照片作为资料。回到丰县,第一个就想到了谷传军。

    两个月后,谷传军临摹的画像被我用电子邮件发送到原三门峡市文物局局长许永生和原河南省博物院院长许顺湛两位前辈那里,得到的回答让我兴奋,新旧两幅画像中人物神韵极其相似,尤其是左右侍童的服饰纹理勾勒的比原画更灵动飘逸。

    时隔六年,我们在青年画家邵伟的三人行画室里再次相遇。还是一副近视眼镜,白皙的皮肤,略瘦的身材,说话依然轻声细语,但这次谈的最多的是今年他要在徐州办个人画展的准备工作。一个长期蛰伏在乡间而且名不见经传的绘画爱好者,突然到一个文化底蕴厚重的都市举办个人画展,本身就是令人讶异的事情,但对于谷传军,我却不感到意外。

  谷传军的绘画之缘始于师范学校,因为每次美术课上都会因为表现优秀而受到老师的夸奖,自己渐渐喜欢上了绘画。而他开始认真学画最初的缘由很简单,就是想着将来做教师退休后老有所乐。这一点,和硬书名家臧磊最初学习书法很相似。他们都把对书画艺术的追求作为一种精神家园的寻觅过程。无尘才能宁静,宁静才能致远。

  1995年,谷传军从沛县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到宋楼镇一个偏远的农村小学。教学之余,学习国画也成为了他最大的爱好。为了更好地提高,他经县文化馆高峰先生引荐,拜娄哲生先生为师学习国画。因为平时要把心扑在教书育人上,所以自己学习的时间只能挤在礼拜天。那段时间很艰苦,每个礼拜天,骑自行车往返城乡,直到一年半后,因娄先生搬回芜湖老家居住,这种苦行僧般的学习生活才结束,没有了老师的指导,谷传军狠下了一番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苦功努力自学,虽然进步很慢,却磨练了心性。

    2002年初,徐州市书画界张绍俊、马奉信两位德高望重的先生发现了这棵苗子,在他们的引荐下,谷传军正式拜在徐州国画院著名工笔画家张剑华(张惺一)先生门下。徐州咸丰酒店,谷传军双手捧樽,虔诚地跪在张剑华面前。谷传军从此走上了潜心学习工笔画的道路。

  “工”在《辞海》中的解释是工巧、精巧,亦同“功”。中国工笔花鸟画源远流长,在宋代以前,工笔画为中国画的主要存在形式,工笔画的名称在明以前称“工画”,清代慵讷居士在《咫闻录》中写道:“关中马振,近时画家之著名也,善工笔”。可见,清代才开始称作工笔画并沿袭到今天。

  工笔画与写意画在风格形态上有所差别和侧重,明代唐寅有“工画如楷书,写意如草书”的说法。工笔画重法度、倡谨严,强调“以形写神”;写意画擅笔墨、精诗文,追求“似与不似”的意象,但两者在处理形神关系时都要求“形神兼备”,在造型和意境的表达上都要求“气韵生动”,从根本上讲,都是中华民族悠久的传统文化的滥觞。

    文人画无外乎四个要素:人品、学问、才情和思想。四者皆具,才为完善。工笔画亦如此。

  所以张剑华授业之初就教诲谷传军“学画先学做人,人品好画品才会高”。让他从宋朝的工笔花鸟开始临摹,并一一指教,谷传军可谓如鱼得水。刻苦努力地随张剑华学习工笔花鸟画期间还参加了自学考试,并取得了南京艺术学院的美术本科文凭,弥补了自己美术专业知识的不足。张剑华中标昆明真庆观的大型壁画后,谷传军作为张剑华最欣赏的弟子,参与了部分壁画的绘制。

    在跟随张剑华老师学画期间,同乡兼世交的张绍俊先生对他这位后辈非常关心,不仅为他搜集了大量的工笔画资料,而且任其挑选自己的藏书拿走参考,张先生乐观开朗、热爱生活、从善如流的品质对谷传军也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谷传军的主职还是教学。但读他近期的学习心得,就知道他这些年一直在画外修养自己。

  “书增加个人身心修养,对绘画的学习事半功倍。多读圣贤书,调整自己的心态,排除外界物欲的诱惑,专心学习。对佛、儒、道思想的经典书籍细心研读,以增加自己的智慧,使自己在学习绘画的过程中不盲从,尽量少走弯路。”

    “《中庸》中‘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不可须臾离也’、‘存养省察’。”对于学习绘画而言,应当任其兴趣的发展而努力学习,不是为了名利,去掉学习绘画的功利性思想才能把画画好。绘画创作的过程仅剩下自己对绘画自身的喜爱之情,享受绘画过程带给自己发自内心的快乐,这样就可以说达到了率性而为的状态。在这样率性而为的过程中,才能真正钻进去学习绘画,诚心诚意潜心学习前人的优秀经验。”

  ……

  谷传军的作品尺寸从小品、方子、横幅、条屏、八尺巨幅,笔触涉猎很全,但凡花鸟、走兽、人物、奇石,皆有独到的创作技艺。他作品中的一花一叶、一鸟一虫往往渗透着温馨祥和恬然怡然的神韵美氛。鸣叫的喜鹊、迎春的仙鹤、耳语的双雀,不仅仅让人产生一种生活的亲切感,而且给人一种亦工亦灵、宁静淡雅的视觉冲击。

  李可染先生总结一生的绘画经验时说:“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造化”、“以最大的力气打进去,再以最大的力气打出来”,这就是说,一方面要不断学习前人绘画中的优秀传统,使自己尽可能地站在伟人肩膀上,这样其实是一种学习的捷径,谷传军就是如此做的。

    “师古人之迹,不若师古人之心”。谷传军二者兼习,师古人之迹是基础,用来学习笔墨设色构图的功夫,细心体会,多下苦功,逐步提高自己的艺术眼光和审美能力。在师古人之迹的基础上,进一步揣摩古人在作画时的精神状态。体会古人对笔墨的理解,对自然造化的观察和感情。

  谷传军生活在大沙河畔、道陵故里。地方深厚的文化底蕴不断滋养着他。而他深入大自然,留心观察生活的点滴,勤于写生,仔细揣摩,体会自然之美的丰富性,长期积累,不断成长,由量变到质变,绘画水平不断迈入一个个新台阶。

    谷传军天资聪慧,刻苦努力,在不事张扬中悟到了这些而甘于寂寞;勤思精进,学而不厌,在平时的书法日课和绘画创作中充分体现这些而不断自省、淡定于内心,这是很少人能做到的。

  2010年清明节前夕,张剑华因病去世,谷传军痛失良师,得知消息后泣不成声。从没有办过个人画展的他,在张绍俊的鼓励和支持下,决定2011年在徐州办个人画展。

    十几年的积淀,他之所以选择了徐州作为他第一个艺术感情释放的节点,一是向冥冥中恩师的灵魂感恩,二是对自己的精神世界来一次真实的拷问。

    厚积而薄发。我更愿意把谷传军的徐州展览看作是他艺术生命的一次漂流,更愿意祝福这次漂流之后,他梦中的精神家园离他越来越近。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