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喤喤何处钟(查干)

节令在深秋,大雁南飞万物飘零,半绿半黄的风,不仅吹皱了一池碧水,也吹皱了我些许枯萎的梦境。

  今夜,在燕山南麓的一片大森林里,确切地说是在一座被森森林木保卫着的野性住所里浮想联翩。它的芳名,叫做木兰宾馆。

  窗外,怀有心思的一轮明月在悄然踱步,我在高枕上,仿佛闻到了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桂子的清香。一片落叶又一片落叶,随风而落,并依时远别。夜,静极,灵魂也是。

  思维的涟漪,于是扩散开来,联想也接踵而至。首先想到的是唐人张说的一首五律《深渡驿》,诗曰:“旅泊青山夜,荒庭白露秋。洞房悬月影,高枕听江流。猿响寒岩树,萤飞古驿楼。他乡对摇落,并觉起离忧。”同样的夜晚,他在江边,我在山里,他在高枕上听到的是江水的流动声和猿猴的叫声,而我听到的是远方低沉的晚钟声。离忧,他有我也有。我的离忧,是这一声又一声的晚钟声所引发而来的。

  我的家乡,有一座林深谷幽的阿拉坦山,山上的阿拉坦寺所发出的悠悠晚钟,总是在半夜里隐隐约约传来,那是家乡人的梦境和催眠曲。可以说,我的童年是在苍茫的、野性的、訇然而逝的晚钟声里度过的。那个时候总觉得,神就在我的身边,仿佛一睁眼就能看见她的仙姿玉貌。我也疑心,假若没有阿拉坦山寺的晩钟陪伴着,我能不能长大成人?

  童年的时候,不知钟为何物。只是它苍凉而安魂的波浪声,深深地吸引着我,世间所有的声响里,我觉得它是最为动听的那一种,也是最贴近灵魂的那一种。有一次在跌伤之后,刻骨的疼痛使我久久不能入眠,然而,在深夜里传来的阿拉坦山寺的钟声,一下子使我忘记了疼痛,在钟声的抚慰下,酣然入睡。后来母亲说,这孩子在前生,一定是一个敲钟的小喇嘛,对于病痛,钟声要比止痛药管用得多,闻钟即好。 的确,我与钟声,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渊源,至今,弄不明白为何如斯。

  据说,钟是佛教的犍椎之一,当初仅仅是作为集众之用的,所以也被称为信鼓。在印度,还没有钟的时期,多半是敲击木制的犍椎来集合大众的。后来,钟也成为报时之器。钟有梵钟和半钟之分,梵钟就是所谓的大钟,又称为钓(吊)钟、撞钟、洪钟、鲸钟等。半钟的体积只有梵钟的一半之高,所以被称为半钟。

  钟,对于修道有着大功德。因此,凡是敲钟之人,必先默诵《愿偈》,即《钟声偈》。

  钟声,是为世间万物求福求安而存在的,它是功德之物。古代文人墨客,对于钟有过数不胜数的描摹。唐代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里就有:“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之句。这般诗句,能使人灵魂安静,远离世尘。在这里,诗人营造江枫、渔火、寒山寺、钟声这样的谧静氛围,去安置自己飘泊的灵魂,这一点上,古人的确比现代人高明。

  那年在太湖诗会闭幕之后,步张继后尘,去拜谒寒山寺,想领略一下寒山寺钟声的幽静和邈远,谁料寺院里钟声轰轰然不断,原来掏10元人民币,香客就可以敲钟三下,钟楼下花钱敲钟的人排起长长的队,这不能不令人扼腕。和尚寒山和诗人张继,在另一个世界,不知作何感想?

  当年出访匈牙利,下榻布达佩斯教授之家别墅,夜里静谧如水,只有马加什大教堂的夜半钟声不时传来,使人感到神的提示和护佑。同行的作家叶楠兄与我,因为时差,都无法入睡,只好上天入地地瞎侃。叶楠兄说,其实这钟声不应该仅仅归属于宗教与佛门,我总觉得,钟声一响世界就相对安宁起来。炮声压过钟声的时候,人心就会失去依托,感到孤单。我写一部战争片脚本的时候,幻觉之中,耳边都是炮声,眼前出现战争的惨烈场面,心里不免有些惶惶然、凄凄然。那时,我倒是渴望着窗外有钟声响起来,就像今夜。我以为,广义上的钟声应该是平安之音、和平之音,不该仅仅在教堂和庙宇里敲响。

  我突发奇想,说,假若有谁在我们的珠穆朗玛峰最高处,安放一口巨型铜钟,日里敲一次、夜里再敲一次,来警示世人,求得和平与安宁,也是一种功德无量的事吧。叶楠兄笑起来,说,这纯属诗的联想。我也笑了,说,你言外之意是说我在说梦话,也是也是。

  东欧的风窗外沉默着,偶有索索律动。夜很长,我们有时碰杯有时沉默,大饮布达佩斯生啤酒,一听又一听。电视开着,读不懂的画面文字下,传来坦克的轰鸣声,不知是哪个国度又有了战乱。

  毕竟,现实与梦想,永远不会有相等的距离。

  午夜时分,马加什大教堂的钟声又一次响了起来。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法国影片《巴黎圣母院》里的丑八怪敲钟人卡西莫多和美貌女郎爱斯梅拉达。同样的钟声,这里却演绎出美与丑的真正意义和人们在不同的生存环境里的不同命运所在。法国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主将维克多·雨果,赋予钟声以发人深省的多层面的内涵,无情地撕去了上等人的伪装。几十年过去了,巴黎圣母院的轰轰钟声,依然在耳,久久不去。敲钟人卡西莫多,也总在记忆深处晃去荡来。

  现在,燕山大野无风亦无雨,夜幕呈墨绿色,秋虫合鸣而草香四溢,木兰宾馆的高高阳台上,我披衣独坐,面朝东南。只因那远方苍凉的钟声,又一次穿越夜空随风而来,在我的心灵深处泛起一圈又一圈哲思的涟漪。此刻,有一种崇高、绵远、苍浑的情感顿然占据了我的心胸,并慢慢融在了我的血脉之中,这是钟声的韵律,它使我苍白的生命有了些全新的内涵。我站起身来,缓缓将右手虔诚地贴近胸口,随着钟声,为漂泊中的这一丸小小的地球和万千生灵,默默地祈愿。

  微风习习撩衣。明月天庭掌灯。我侧耳,哦,喤喤何处钟,在今夜?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